NEWS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历史归纳法:历史学派的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12-31 14:32

正当传统的实证主义对经济学理论的指导越来越困难的时候,想变革经济学研究方法的历史学派出现了。历史学派产生于19世纪40年代的德国。它是当时德国经济在理论上的反映。德国原先是封建农奴制占统治地位的国家,直到19世纪30年代德国资本主义才开始发展,50年代德国资本主义经济开始高涨,但是与英法先进国家相比,德国要与他们自由竞争毕竟占下风.英法古典政治经济学宣扬的经济自由主义,德国资产阶级绝对不会接受。于是,以历史方法为特征的历史学派在德国出现了.历史学派认为,人类历史及其各种表现是一个自然变化和发展的过程.具有不可重复性;各个时代、民族、国家以至个人,都根据历史的条件或其自身属性,表现自己的独特性和价值,代表一种个别的精神,因而没有共同历史可言,更不存在共同规律。由于历史学派强调历史的不可重复性,历史事物的单一性和相对性,因而,反对用普遍规律或模式进行推理研究,主张采用历史归纳法。

历史学派的先驱是亚当·缪勒和弗里德里希·李斯特。李斯特经济学的基本出发点是努力发展德国新兴的资本主义工商业。他于1841年发表的《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一书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和主张。在该书的前十章,作者运用大量篇幅研究欧美各国经济发展的历史。通过对历史的研究,他提出了同古典经济学派针锋相对的主张。首先,针对古典经济学派的经济自由主义,他指出:实行自由贸易只对先进国家有利。在经济发展不平衡的情况下,落后国家要赶上先进国家,必须实行保护政策,要强调国家的作用。其次,针对古典经济学派要建立世界主义的经济学,他认为,由于各国和各民族发展水平和道路各不相同,因而不存在共同的发展规律。这就为历史学派以后提出用国民经济学代替政治经济学提供了理论准备。

最后,针对古典经济学派的劳动价值论,他认为,政治经济学应以生产力为研究对象,而不能像古典经探步者户外装备济学那样把研究重点放在交换价值上,使经济学研究忽视了财富形成的生产力原因。“财富的生产力比财富本身,不晓得要重要多少倍;它不但可以使已有的和已知增加的财富获得保障,而且可以使已经消失的财富获得补偿。”财富的原因是生产力增长而不是财富本身,那么,生产力增长的源泉是什么?李斯特说:“基督教,一夫一妻制,奴隶制与封建领地的取消,王位的继承,印刷、报纸、邮政、货币、计量、历法、钟表、带察等等事物、制度的发明,自由保有不动产原则的实行,交通工具的采用—这些都是生产力增长的丰富源泉。”可见,李斯特是把生产力、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包括意识形态都作为生产力增长的源泉,同古典经济学把价值源泉归结为个人的劳动是不一样的。李斯特的经济观点是从历史分析中得出的,也是从历史分析中论证的。他的方法实际上是一种归纳的方法、实证的方法。它通过归纳来说明各经济部门的相互联系及各自的特点,但他在归纳时特别注重历史和国家,从历史的角度对经济发展进行归纳,再确定其发展水平。据此,提出有关经济政策,弥补了经济学方法论的不足,在经济学方法论研究中占据了一定的地位.

但是,历史主义学派尽管在理论上是同李斯特相通的,但是在方法论上,却不完全相同。旧历史学派的奠基人是威廉·罗雪尔,主要发展者有布鲁诺·希尔德布兰德和卡尔·克尼斯。罗雪尔强调的是历史方法。在他的代表作《历史方法的国民经济讲义大纲》中,明确提出了旧历史学派的方法论—历史方法,同其他经济学派方法的不同。罗雪尔指出:“所谓历史的方法,并非只是不管什么,只要可能,就像编制年表那样,从外表上将材料拼凑成一种连续的序列。”它是通过对历史过程的研究,发现各个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特殊条件和特殊规律。在强调历史方法重要性时,罗雪尔指出,对现代国民的研究是困难的。因为.现代国民是活生生的,又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但对过去的国民,即已经死亡的国民研究就没有这一困难。因为,它们的发展已经结束,已经变为一种完结的存在摆在我们的眼前。

这样,我们就可以总结经验。找出规律。通过历史对比得到宝贵的启示,这就是历史方法的关键所在。罗雪尔认为:“这种方法同李嘉图学派的距离是远的.但它本身并不反对李嘉图学派,相反地,却感谢它的成果并有所利用。因此,这个方法毋宁同马尔萨斯和劳的方法相接近。我虽不能肯定这条通向真理的道路是惟一的或绝对最短的捷径,但这条道路是通向特别美丽而又丰饶的领域的。一旦经过适当的开拓,我相信它将成为很难被轻易放弃的。历史方法是国民经济学对历史这所能提供、并且必须提供的东西,正有点像组织学和生物学在今天对生物学所提供的那样的东西。”可见,罗雪尔对历史方法的评价是颇高的。希尔德布兰德也用历史主义方法对古典经济学的逻辑起点—理性经济人进行了批判。

希尔德布兰德指出:古典派之所以忽视民族特点而鼓吹一般规律,是因为他们对经济关系的分析建立在个人经济利益、利己主义动机的基础上。实际上,在经济学中更重要的是精神因素和利他主义的动机。如果考虑到这些因素,那就不会承认存在一般的规律,因为各民族各国的历史不同.各民族各国的精神因素不同,只能遵循自己的特殊规律,没有一般规律,只有适合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规律。克尼斯则认为.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人的经济行为,而人的经济行为受着精神因素的支配,因而经济学是以人的感觉世界为对象的,但人的感觉世界会因民族和国家不同而不同。

Copyright 北京探步者户外装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285468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