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新闻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
6小时的食色文学餐厅|把饮食男女的孤独都吃掉

类别: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9-11-06 15:06

好关系的本质,是共同享受和经历有彼此,没有比一起吃饭更普通的相处了。我曾负责阿里巴巴黑卡俱乐部品牌,于是近距离接触很多隐形富豪、公司老板,看起来生活声色犬马,其实脆弱而孤独,连可以一起吃饭的人都没有。 同僚是不能一起吃饭的,本来想一起骂老板取乐的,发现最大的老板是自己。下属是不能一起吃饭的,假惺惺跟你讨论工作是少不了的,会消化不良。爸妈是不能一起吃饭的,肚子没饱,耳朵先饱了。自己太太是不能一起吃饭的,碗端起来不够大,遮不住那张看厌了的脸。那还有谁可以一起吃呢?你们说对吧。相比熟悉的人,其实人们和陌生人交流更安全,因为陌生到什么话都可以说。或者,像日本的小饮食店一样,给到私密的小隔板,把每个人的孤独都保护起来。 吃饭的本质是填饱肚子,还有一个更强大的功能,叫吃掉孤独。对了,那么孤独的话,组个饭局不就好了?其实不是的,孤独的解决根本在全然的信赖。这种信赖让人甘愿花时间,花生命的一点点,给到对方。 我医学院的朋友告诉我,那么多人喜欢在餐桌上谈生意是有道理的,能培养信赖感,这种感情并且是可以积累的。这效果是哪来的?要回答这个问题,只要思考下“为什么过年过节中国人再远都要回家吃顿饭?”很少人知道,一起吃饭可以让人分泌催产素! 可是“一起吃饭”越来越难。在一切速食的时代,爆款和流量主导了我们的世界,每个人都成了速度的信徒和快餐的拥趸。我们呼喊着仪式感,又一次次迷失在快餐、外卖和网红打卡的洪流里。谁还能够认真精心地为自己、家人、朋友烹制一道美食,耐心读完一本标注已久的文学书呢? 几天前我参加了个有趣的活动,与几位嘉宾聊起“料理食物”与“料理生活”的关系,那是一个充满“催产素”的食色文学餐厅。整整分泌了6小时! 先来了解催产素的秘密:保罗.扎克(Paul Zak)是一位神经经济学家(好高大上的奇葩的职业),他致力于寻找一种测量道德和信任感的方法。在一次TED大会上,他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而它装在一个小小的针筒喷雾器内,里面就是一种叫催产素(Oxytocin)的物质。 催产素产生于下丘脑的视上核,在孕妇分娩的时候会大量分泌。但其实男性也能产生催产素,只是相比女性,尤其是刚生育的母亲会更少,所以产后抑郁也是正常的。跟老公和婆婆无法产生信任。 这能让人产生信任感、同理心、接纳心、以及对构建和谐的社会关系有积极的作用。据说越是经济发达地区,人互信感更高,导致了更多的商业交易,金融的秩序更加稳定,产生更多的财富。这就是为什么,喝点小酒就更容易产生美感,觉得“前面那个哥们看起来太亲切太顺眼啦,跟他合作,100万的合同太便宜啦!”。 所以,直接来说,让饭局更频繁发生,拉长饭局时间。要跟合作伙伴多吃饭,爱人与亲人,更是!拉长饭局的最好办法是吃一顿正式的饭,最好是自己做。“值得信赖”的定义很快被对方的感官识别。这样相处的时间更长,让催产素分泌持久! 男人和女人差别其实挺大的,建议你们看下男女DNA的真实样子,差别超过人和猴子。有个富太告诉我,她每天和保姆一起晚饭,和丈夫之间的沟通就是讨论一个月的家庭支出,像个免费会计。后来有一次,保姆临时请假回家,丈夫夜里回来饿了,她亲自下厨做了一碗面。与其说她丈夫狼吞虎咽,不如说她自己,几乎看着他的眼睛吃完。虽然人家吃的时候根本没正眼看过老婆一眼,大概因为太饿了。汤喝得干干净净,丈夫说了一句,以后你可以每天给我煮一碗面吗?这句话,她说,她听到了依赖。多年之后,她觉得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重新一起分泌多巴胺。 在冬天到来之前,美的生活小家电联合单向空间,做了一件不那么速食主义的美好实验,让文学和美食都不辜负。我们在美的&单向空间食色文学餐厅里品尝文学,阅读美食。有句美的的理念“最重要的不是去获得食物,而是精心准备并且享受自我的过程。”让我很有感触。 我们料理食物的方式,就是我们料理时间、料理生活的方式。食物熨帖肠肚,文学慰藉心灵,当我们腹中有温暖的食物,当我们手边有最爱的书,最好的时光已经登场。 家的核心就是“最放松的地方”。灵长类动物的家庭,比如大猩猩,会选择一起聚众痒痒。这个办法很棒,是降低皮质醇的,一种维持细胞质新陈代谢的物质。皮质醇分泌失调会让人肥胖、长痘痘、焦虑、失眠、性功能和免疫力下降等等,也就是说皮质醇是这些亚健康的罪魁祸首之一。充分睡眠、运动和喜欢的人一起放松吃饭其实本质上是降低皮质醇。中国人其实是不懂表达感情的,需要一个特别的时机坐到一起,面对面,想想只有吃饭最合适。我依稀记得小时候爸妈在餐桌上教我用筷子、拿碗和餐桌礼仪的时光。吃饭的方式代表着一个家,家规的教导。比如有一次我拿着筷子敲碗被爸爸大骂一顿,因为给外婆夹菜又受到表扬。长大一点我就变成个典型的key children,就是初中英文课本里,经常带着一把钥匙自己出门自己回家的小孩。看起来很独立,其实是因为父母很忙,没空管。我特别渴望每一天可以和家人一起吃饭。父母只知道我学习成绩不错,但并不知道我早恋,更不知道我爱上摇滚乐。当然,我也不真正知道他们在工作中遇到了什么辛苦,为什么白发多了。 现代人焦虑、繁忙,没有时间思考生活,甚至缺乏起码的感情沟通能力。餐桌是一个很好的试练场。 亲情和爱情,信任和挂念都是在上面默默产生。所以这也不难理解,一个游子会那么牵挂妈妈的手艺,家的味道。任何一家高级餐馆的珍馐,都替代不了人生难忘经历中的一餐饭。我妈妈做饭很差,她有一道蒸苏梅鱼,秋天特别美,用姜片、酱油和酒,放一小驮猪油,隔水蒸了起锅,放一点点葱。因为真的很简单,所以她可以一周做五次。我还是觉得最好吃! 不止亲情,餐桌上当然有爱情。丘脑常被比喻为大脑的“爱情中心”,因为它能分泌出多种与情绪相关的神经递质,其中最广为认知就是多巴胺,常被誉为“丘比特之箭”。 “我们喜欢一个人,‘喜欢’的过程已经是享受,我们心动、欢愉、望眼欲穿,他对我好一点就可以了”,如果我们恰好在一起吃了好多顿意犹未尽的饭,即使最后不欢而散,是不是至少回忆起来,那股萦绕指间的酒肉香气也能把当初的不堪和遗憾冲淡?你们肯定都有自己的爱情故事,有的圆满,有的让人唏嘘,在所有物是人非里,想一想,好像印象深刻的片段里,肯定有几顿饭。那就是因为,你们一起分泌多巴胺了! 当然,坏情绪会抑制这个过程。让我判断一对恋人的亲疏,我只要看他们一起吃饭就可以知道。《饮食男女》中的佳宁约喜欢的男生吃路边摊,不是米其林也美好。《包法利夫人》里一对漠然的夫妻日复一日在幽暗楼道口吃着味同嚼蜡的牛排,那是一种折磨。 “多少天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书房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食色文学餐厅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让我真正喜欢的书是这种,当你吃完,你回味起你那些很要好的朋友,你想拨通过往,给青春的他们打电话…” 在单向空间,在这家只存在了6小时的食色文学餐厅【美的生活小家电联合单向空间】快闪店里,经由神奇的现代智慧料理手段,《百年孤独》《麦田里的守望者》等世界名著,变成一道道可以品尝的文学大餐,有了香气扑鼻的番外篇。 书店是绝佳的社交圣地,美食是全世界的通行证,食色文学餐厅的首次出场,便成为杭州的文艺食客们冲刺而来的打卡地标。在这里,我们字斟句酌地阅读美食,我们大快朵颐地品尝文学。食色文学餐厅的菜单究竟跟普通的餐厅有什么区别? 《百年孤独》中的拉美风味,《麦田里的守望者》青春时代最热爱的浓浓麦味,《浪食记》里满满的人间百味。在美的生活小家电的魔法料理下,开始唇齿留香。 菜品介绍:鲜辣的红椒、翠绿的青椒、明亮的黄椒加上墨西哥酱汁鸡肉,在味蕾里领略《百年孤独》中拉丁美洲的热情瑰丽。 菜品介绍:这款藜麦饭团里,一口包裹着的藜麦、糯米、鱼籽的饭团下肚,像一阵从麦田吹来的风,唤醒了海马体里青春叛逆的滋味。 菜品介绍:王恺(作者)在食物的江湖里游食四方,将不同地域的食物和食客众生相纷呈于笔下。如同这道汇聚了墨西哥牛油果、澳洲坚果、希腊酸奶、杭州桂花的沙拉盏,亦能从中品尝到人间百味。 除了吃书,由食色文学餐厅特别定制的单向历特饮“今日宜饮墨水”,同样让大家在品尝美食之外,用墨水为来客现场加buff。 用五谷杂粮打造的纯黑色的饮品带来醇厚的质地,绵密的颗粒感在渐凉的秋天温暖肠胃,就像历久弥新的文学,给人的身体和心灵以双重的慰藉。 鲁迅说:“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且介亭杂文末集·这也是生活》) 从在路上,到字纸间,那些为了远方的出发,那些文学里的异乡人,多是遇见了美食,而让心灵获得了治愈。比如“跪进雕胡饭,月光明素盘。令人惭漂母,三谢不能餐”的李白,比如浪食天下的作家王恺和桑格格。 作为两个同俱有浪游经验的文学食家,他们也现场分享了那些在人间江湖里,与食物和人之间的美好往事。 这次对谈称得上幅员辽阔,从昆明、乌镇、深圳、苏州到里斯本、柏林、丹麦,从《聊斋志异》到《金瓶梅》到《随园食单》,从米其林料理到猪头肉,有阳春白雪也有平素烟火,无所不包。 王恺风格洒脱自得,字里话里都是沧桑与沉醉;桑格格清新灵动,她的故事和她的文字一样,让人喜不自胜,口齿生香。 “我们这个时代特别的两极化。一方面,餐厅或者厨师层出不穷,各种好的菜,好的食材出现,现在是一个非常充足的时代。但另一方面,我们又吃得这么惨,这么差。”(王恺) 关于文学和美食和人的羁绊,他们说:“从我们中国来说,我们对食物的想象全部来自于文学。每一百年食物都在变化,还是通过文学我们才知道食物。某个阶段,食物只能依托文学而存在,这是逃不掉的。” (王恺) “人和食物的相遇真的是一种非常偶然的东西,它不应该被制式化,也不应该被规定,也不应该被某几个名厨所掌握。(王恺) “现在的食物得到太容易。一个东西好不好吃是另外一件事情,你怎样得到它的过程,决定了你去体会它的深刻程度。如果说所有的好东西都排队等着你吃的时候,每样东西都会打折扣。” (桑格格) 关于如何建立和美食的美味关系,他们说:“吃的东西太复杂,会让我根本尝不出食物的本味,也让我失去了胃口。东西好到产生奢侈的感觉的时候,它连接的是一种罪恶感。” (桑格格) “你如何让自己吃得更好?珍惜每一个菜,你尽量少去吃快餐,你尽量自己去煮一碗面,甚至都比那个好。”(王恺) “我对所有的大众点评网,所有的推荐完全不相信。我一定要逃出去,逃到那个系统控制的范畴之外,去寻找一些食物。那样的食物,才是能让个人,让身体满足的食物。中国人最重视的就是烟火,食物中的热气腾腾。我在选择餐厅的时候,会选择小的,或没进入到“系统之内”的。” (王恺) 关于文学餐厅,他们说:“文学餐厅特别好玩的是,它每个东西都是偶然的,我现在都不知道厨师会做哪几道菜,有一道菜是叫“浪食记”,其实我还蛮好奇的。” (王恺) “这个文学餐厅很有意思。日本茶道有个用语叫“一期一会”,就像今天下午我们坐在这里一样,一期一会。这个快闪餐厅可能只存在一个下午,也许它今后会在别的地方不断出现。但是它搬到另一个时间,另一个空间,它和我们这个时空又不一样。这个餐厅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我们今天跟大家碰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 (王恺) 关于智慧生活,他们说:“我越来越能接受吃得非常一般这件事,所以我非常高兴有一些机器,有一些什么样的仪器把它烹调熟了,而且能够有一定的分寸,还有一定的滋味,就完全符合我了。”(桑格格) 总而言之,美好的器物以及科技的温暖,就像美的生活小家电带来的理念,无非是用来叫我们从容地与时间相处,用更好的文学和美食款待一生。首先,你得先有时间,给到生活。

Copyright 北京探步者户外装备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备12854687-2号